您的位置  昆明生活  特产

倾听,来自乡村的音籁

倾听,来自乡村的音籁

作者:吕秀彬

一树秋叶黄,一抹寒烟翠。萋萋芳草绵延陌上,翠黄间白露成霜。脚下簌簌的声响,让我仿佛在倾听,来自乡村的音籁。

蝉鸣已经融入泥土;蛙声,也从稻花香里随秋风悄然逝去,清晨起来,只有栖于屋畔的公鸡,还在袅袅的西风里啼唱。乡村似乎从沉睡中醒来,牛儿哞哞,羊儿咩咩,犬儿汪汪……男人们吆喝着牲畜走向田野,女人们叮叮当当地忙着锅碗瓢盆的交响,孩子们哭闹着在爷爷奶奶的呵斥声中懒懒地从床上爬起……炊烟升起来了,浅浅的蓝,淡淡的香,掩映着晨曦的微光,把烟火的声音,飘拂在山水的眉眼间。

丝瓜架下,铺展着一层黄黄的云,窸窸窣窣,零落着柔柔的轻响。藤蔓间隐约着小鸟的啁啾,脆脆的,仿佛是农家小院荡漾着的盈盈的笑语。老人在花下品茶,清清浅浅的茶水里,沉淀着岁月的隽永。也许是鸟鸣的浸染,老人也不时拉起粗浊的喉咙,沧桑的味道,如身旁泣露的落黄。

已是晚秋,村头的古槐,却流泻着如瀑布一样的墨绿,把秋日的暖阳,筛落成斑驳的碎影。农人们累了,就躺在清清的凉爽里,从叶的缝隙间,数着蓝天下白云的影子。偶尔驯鸽嘹亮的哨音,随落叶悠悠落下,便柔曼成一树清幽的梦,款款的,款款的,生长成金黄黄的稻穗、白花花的花生、圆润润的大豆、肥硕硕的地瓜……

潺潺溪水,清清的、亮亮的,如村里姑娘的眸子。石矶上,浣衣的少女,把脆脆的笑语揉进浅浅的波里,惹得鱼儿们欢快地跳跃,它们跌落水面的刺溜声,应和着捣衣的噼啪声,合奏成一曲好听的秋声,连同婆娑的竹韵,仿佛是姑娘如花的笑靥里,一对深深的酒窝。

当暮霭沉沉地笼起,村落里便抑扬着寒蛩的吟唱。蘸着寒露的清泪,像潮水一样,起伏着苍凉的幽咽。残月下,雁阵南归,黑魆魆的影子轻轻掠过,却惊起那棵老树上的昏鸦,扑楞楞地,飞向夜的无涯的深邃中。

谁家玉笛暗飞声,散入秋风落满村?笛音隐隐约约,丝丝缕缕,缠绵中有淡淡的忧伤,仿佛远处飘来的,渺茫的稻花的香味。那位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吹笛人,把瘦长的身影,倒影在粼粼的波光里,仿佛是矗立在深秋的一枚惊叹号。

小心地折叠,安放在心上,倾听,这缕来自乡村的,晚秋的音籁。

桃色谷 http://www.shenghuochn.com/lm-4/lm-1/618.html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